郑州精神科医院 > 焦虑症 >


官场网络焦虑症该如何“治疗”?

  • 来源:郑州金水中医院精神科
  • 时间:2019-03-06 08:13

  十年前的官场,“不怕报纸点名,就怕电视曝光”,到现在变成了“报纸电视都不怕,就怕网上“人肉化”。前不久,“天价烟局长”的周久耕被南京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。随着周久耕的倒下,南京官场显得有点微妙,不少官员开始对网络尤其是“人肉”产生恐惧,有的甚至陷入焦虑状态中。这种状态该怎么缓解呢?本文将做分析介绍。

  周久耕案后南京官场不约而同变朴素

  据中工网报道,周久耕案的尘埃落定也让公众开始反思。人们似乎没有陶醉在“网民胜利”的喜悦中,反而觉得“打”了周久耕这根“草”,怕是惊了众多条“蛇”。今后,网络反腐的难度更大了。可以预见,网络焦虑将成为周久耕倒下之后的官场新病。

  周久耕出事后,不少官员不约而同地“艰苦朴素”起来:穿旧衣、抽当地产的普通烟、喝当地产的普通酒、戴电子表或国产表,避名牌唯恐不及,甚至逢人讲话都和气三分,生怕张扬滋事,被网络聚焦,成为“周久耕第二”。周久耕的倒下,唤醒了一些官员对网络反腐的高度警觉。而反搜索、反“人肉”的对策也应运而生。诸如官员生活日益伪装化、低调化,让人从外在表象指认、辨别贪官的难度加大,网络监督的直接效应衰减。因此,对网络反腐的功能不可估计过高,要理性看到,网络反腐有效,但有限。

  领导干部的“网络焦虑”情绪有哪些表现?

  《学习时报》载文揭示部分领导干部的“网络焦虑”情绪:一为边缘感焦虑,通过网络了解民情民意不够;二为委屈感焦虑,对网络交流气氛不适应;三为危机感焦虑,难以面对“网络问责风暴”。这三种焦虑总体来看,就是无法进入或者无法很好地进入正在兴起的中国特色的舆论场。

1 2 下一页